今天是:
别墅大观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别墅大观

作家方方在《到庐山看老别墅》一书中说:如果你登上了庐山,光知道看锦绣谷和三叠泉,光知道看花径和乌龙潭,那你对庐山的了解还远远不够,你对庐山的真谛还远远未知,你在庐山面前,依然是个盲者,无论如何你都应该看看庐山的老别墅,因为山上每一幢老房子里面都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你只有了解他,你才会知道,庐山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庐山。

庐山的别墅建筑起源于1895年,英国传教士李德立买通了地方官绅,强行租借了庐山的东谷并辟为避暑胜地,租期为999年,成立了牯岭开发公司,率先大兴土木,兴建了一幢幢小别墅。后来,许多外国人和中国的高官巨富在西谷、橄榄山、女儿城、太乙村等也建成了别墅群,数量一度达到上千栋。

如今,庐山不仅仅是著名的旅游避暑胜地,还是世界地质公园和世界文化景观,来庐山必须要去看看充满着异国情调的老别墅,其中有很多名人居住过的别墅。庐山现保存完好的近七百栋二十多个国家建筑风格的老别墅,堪称“万国建筑博物馆”,在中国的名山中,唯有庐山有这样大规模的“世界村”。在庐山,专门有一个景点,名字就是“老别墅的故事”,景点荟萃了六栋有百年历史的老别墅和西式园林。

一共有6栋别墅,分别是283号美国基督教堂、282号传教士别墅、281号李得立展览馆、307号军官别墅、310赛珍珠别墅以及老别墅酒吧。

游人徜徉其间,一边观赏西式别墅及陈设,一边聆听讲解员讲述庐山别墅开发的历史和被有意无意尘封在老房子里的故事。游览中,游客还可以在透着强烈异国情调的酒吧小坐,一边把酒品茗喝咖啡,一边欣赏浓郁怀旧风格的乐曲和歌舞表演。不甘寂寞的游客,还可以到百年老教堂里,参与到西式婚礼和异国风情舞蹈等各具特色的互动娱乐节目之中,享受亲身体验的快乐。

在老别墅的故事中,最动人的是一幢完全属于原主人公的生活场景并带有浓厚中国情结的老屋舍,这就是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美籍女作家赛珍珠一家居住过的310号老别墅。这位英文全名为珀尔·赛登斯特里克的杰出女作家出生在美国,她的童年却是随着其传教士父亲在中国长江边的镇江度过并在那里长大。是她名叫赛兆样的父亲从李德立手上购买了庐山一片清凉之地,建造了如今还残存的这幢并不十分起眼的别墅。从此,她的一家“每年六月,当秧苗从旱地秧田移插到水田的时候,也就是去牯岭的时候了。”若干年后,赛珍珠就是“带着庐山午间的凉风走上了写作道路”,创作了她的处女作《也说中国》。

这个小房间就是赛珍珠的书房,赛珍珠的很多作品都是在这个屋子里完成的。这个时候端坐在打字机前的赛珍珠已经进入中年阶段。在1922年的夏天,她如同往年一样来到庐山避暑,她这个时候内心冲动不已,就随手打出了一篇随笔,叫《也说中国》,这是赛珍珠的处女作,刊登在美国大西洋的月刊上,从此,赛珍珠就走上了写作的道路。在1931年,成名之作《大地》问世,她还完成了《大地》三部曲的后两部作品——《儿子们》和《分家》。在1938年11月11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赛珍珠的大半辈子都是在中国度过的,庐山310号别墅就是她在中国温暖的家,这里不仅留下了赛珍珠天真烂漫的童年、情窦初开的青年、知晓天命的中年,也留下了许多不为你我知晓的喜怒哀乐和怀念。

这些照片展示的是赛珍珠不同年龄段的照片,上面是她们家的一张全家福,那边站着的小女孩就是赛珍珠,那时她只有6岁,1898年她第一次上庐山的时候。后面站着一位中国老太太,是她们家的保姆王妈,是中国镇江人,是她将不到三个月的赛珍珠带大的,可以说是她的汉语启蒙老师。

这上面是根据赛珍珠1946年出版的畅销小说改编的影片《庭院里的女人》,讲述的是一个中国妇女同一位美国传教士的爱情故事,于2001年公映。这边右下角是英文版的《水浒》插图,赛珍珠是第一个将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译成英文的人,花了5年时间,并且另外取名叫《四海之内皆兄弟》。这边墙上是《大地》的电影宣传海报,根据赛珍珠在1931年所著的成名之作《大地》改编的一部影片,在1937年由美国米高梅影片公司在美国所拍摄,讲述的是一个中国农民家庭的故事,赛珍珠就是凭此部作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

赛珍珠一生经历过两次婚姻,那一幅照片是同她第一任丈夫布克的合影。布克是个传教士、农学家,他们二人是在来庐山的船上认识的,在1917年5月成为布克太太,并且在这个屋子里度过他们的蜜月。但是就是因为他们唯一的一个孩子卡罗尔因不幸变成了痴呆,导致了他们二人的婚变,成就了她同第二任丈夫沃尔的婚姻。沃尔是一位出版商,几乎赛珍珠所有的作品都是经他手出版的。他们手中抱的双胞胎是领养的,因为赛珍珠还是一位慈善家,收养许多无家可归的孩子。

赛珍珠于1934年离开庐山,后来又完成及出版了她的几部新作,并在1938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她在瑞典的获奖演说中曾深情表白:“我自己的祖国和我第二个祖国——中国在心灵上有许多地方相似,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对自由、美满、幸福的共同热爱和强烈追求。”这些过去只是留在陈旧书籍里的史实,从这幢具有珍贵意义的老别墅中飘洒出串串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传教士的后代挚爱中国,钟情庐山的动人心结。

老别墅的故事景区中还有一幢国民党宿将薛岳曾经居住过的老屋舍,却没有复原成过去主人的旧居,而是换成了颇为著名的庐山守将杨玉春将军事迹展览。

这里是原国民党将领薛岳的官邸,后来成了江西游击指挥部副总指挥杨玉春将军的住处。这位站在我们眼前的就是杨玉春将军,江西抗日指挥国民军官,我们很多人都不大知道他,他原是黄埔军校第三期的学员。从屋中摆设可以看出,这位将军是一位很传统的儒将。他这时心情非常焦虑,因为他此时收到了马当要塞失守的消息。马当要塞是据守长江,进入江西的大门,马当要塞失守就意味着江西保不住了。

这边是他们家三缺一的麻将娱乐场景,穿黄色旗袍的夫人就是杨玉春的太太,那位是杨玉春的副官,对面穿枣红色旗袍的夫人是四大家族宋子文的太太,也是一位庐山姑娘。这个位置是杨玉春将军的,这时他收到了要塞失守的消息离开了,就形成了这样一个三缺一的场景。

展室看似轻松:杨玉春握笔疾书凝视的儒将风姿,夫人们围坐打麻将的造型……而从相隔一旁作战会议室的场景里,却丝毫掩饰不了当年抗日烽火打破了庐山平静而安逸日子的史实氛围。驻守庐山的两支保安团队伍,配合抗日正面战场,为牵制沿江敌人,他们侧翼出击,孤军奋战,打退日寇百次进攻,歼敌千余,直到弹尽粮绝。最后突围下山的有1600多将士壮烈牺牲,可以说这也是当年抗日战场上可歌可泣的一曲悲歌!当人们重新审视抗战历史,当海峡两岸国共两党历史性握手的动人时刻到来,庐山把这段理当镌刻在庐山历史的感人一幕再现出来,既是一个政治昌明之举,也是整个时代进步和飞跃的昭示!(刘洪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