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别墅大观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别墅大观

记住庐山,是因为庐山的别墅,因为在很多别墅中上演了中国近代史“风云录”,庐山俨然是个别墅博览会,也可称世界建筑艺术博物馆。庐山别墅为人们提供住宿,也使庐山“清凉世界”从此美名远播。到庐山,看别墅,是一种享受和美丽的熏陶。

登庐山,山风吹拂,山泉流淌,那份宁静和祥和,纵然有一种超脱。一上庐山,就会惊奇,那一栋栋精致的别墅,依山就势,高低错落,疏密有致地隐藏在山林绿丛中,全然一个童话世界。这些精湛的建筑工艺品,耸立在山峦峭壁,座落于泉边溪旁,与云雾为伴,共流水而生,令人一见欲脱凡尘与之一道俯瞰流泉,坐听松涛,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曾经看过近代学者高鹤年老先生写的一本《名山游访记》,在书中,他谈到了几次上庐山的情景:1893年初上庐山,牯岭一带林木沉寂,空山少人;1912年再登庐山,已经是“沿山洋房数百幢,华街亦有数百家。”“岭上为西人避暑之地,设有教堂布教,并设医院。”“此间夏令时,寒暑表较九江低二十度,故至此避暑者甚众”。当时,英、美、俄、法等国的商人、牧师、外交官纷纷在庐山建屋避暑,一些富有的中国人也先后上山,在外国租界外购地建房。曾晚归等在离牯岭较远的太乙村,梁和甫在小天池建造了颇具规模的别墅群。昔日游人寂寥的牯岭,由此变得热闹起来。

庐山的每一幢别墅都是一部充满历史感的厚书,风景旅游与名人访谒相溶,你会感到这儿处处都充溢着文化的流韵与芬芳。庐山别墅之美,不仅在于它与庐山的奇秀风光完全融为一体,好似天上的街市,又像一个贴近现实生活的世外桃源,而且几百幢糅合了20世纪初欧美和东方各种流派建筑理念的别墅,没有一幢是相同的。

庐山土地房地产部门为了解庐山别墅的幢数、面积、建筑年代、国籍、用途、现状等情况,采用查阅房屋登记表与实地察看相结合的方法,对全山别墅进行了详细调查摸底,首次得出准确结果:庐山现存别墅总数为636幢,最早的建于1896年。1935年以前建造的别墅有324幢,其中1900年以前建造的有56幢;1900年至1910年建造的61幢;1910年至1920年建造的85幢;1920年至1930年建造的104幢;1930年至1935年建造的18幢。已有英、美、德、俄、法、意和中国等16个国家的建筑风格,总建筑面积174653平方米。

1996年,经国务院批准:“庐山会议”旧址及180号别墅、124号别墅、176号别墅、359号别墅、442号别墅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在庐山参加中国古建园林研讨会的专家介绍,当时建造每一栋别墅都遵照一个标准:即建筑面积与园林绿地的比例必须合乎0. 15: 1,规定每块地皮上别墅占地面积控制在土地面积的15%左右。这种规划的客观效果,使庐山的建筑既有群体性,又有相对独立性。别墅间的距离、体量及造型都有严格控制。今天的建筑密度仍保持在18%左右,经过百年实践证明是合理的。

庐山别墅的墙体一般用粗犷质朴的山石筑成,与周围山岩浑然一体,隐现于林木扶疏之中,十分别致优雅。正是建筑师及建筑工匠的精心处理,才实现了人工美与自然美的和谐统一。

在中西文化及庐山民间文化共同创造下,有的庐山别墅的西式老虎窗改为中国古典亭式建筑,有的西式别墅屋顶上出现了中式角亭,有的西式主体、中式门面,形成体量不大,造型灵活,建筑材料就地取材,适应庐山自然环境,随地形变化而变化的特殊建筑风貌。如此一来,每一幢别墅都显得庭院宽敞、静谧,窗外绿荫摇曳,泉石交鸣,十分幽雅、宜人。

庐山别墅既有哥特式的教堂,又有北欧的陡坡屋顶和南欧的缓坡屋顶;既体现了典型的中世纪田园诗风格,又运用了中国造园艺术,得天然之情趣,富涵养之风度,使庐山成为各种建筑风格和谐共存的“世界村”。

庐山牯岭东谷,有一条蜿蜒而去的长冲河。在长冲河畔,有一座掩隐在一片绿荫深处的英国券廓式的别墅,那就是“美庐”,它是庐山所特有的一处人文景观,它展示了风云变幻的中国现代史的一个侧面。

被誉为“别墅精华”的“美庐”,则属庐山别墅中的佼佼者,始建于1922年,坐北朝南,占地近5000平方米,为石木结构,券廊式建筑,主楼为两层,附楼为一层,占地面积为455平方米,建筑面积为996平方米;整个庭园占地面积为4928平方米,建筑占地面积仅占其中不足10%,高低错落有致,浑然一体,别墅庭院里栽种着乔木和花草,显得分外宁静、幽深,而建筑主体却又显得适宜,既不感到笨拙,又不感到纤弱,产生出一种和谐美。

据介绍,“美庐”宅主原是在庐山开设“圣经医院”的一位外国女士,她与宋美龄私交颇深,1934年将此宅赠送给宋美龄。从此,蒋介石与宋美龄上庐山都住在这栋别墅中。1948年8月中旬,蒋介石为此别墅题名曰“美庐”,并令石工刻于庭院中一块天然大石上。“美庐”既有“美好的房子”又含“美龄的房子”的意思。从此以后,人们便习惯地称这幢别墅为“美庐”。  

“美庐”与世纪风云紧密联系,曾是一处“禁苑”,庐山军官训练团的创办;国民党围剿中央红军计划的炮制;第二次国共合作的谈判;对日全面抗战的酝酿和决断;“八一三”文告的出台;美国特使马歇尔八上庐山的“调处”等等,这些令人瞩目令人回顾的历史事件,无疑将这座小楼推上了显赫而又迷离的境界,它日夜被包裹在漂浮的烟云中,令人神往,又令人困惑。如今,“美庐”敞开它的真面目,以它独有的风姿和魅力,吸引着海内外的游人,而今被辟为蒋介石与宋美龄的展览厅。

庐山别墅群的出现,是西方建筑文化的具体体现,又是在庐山独特的地理环境中所出现的产物;是建筑艺术与幽美环境的完美结合,成为可居、可游、可赏的统一。别具特色的庐山别墅群,尤如一部浪漫主义作品和田园诗篇,曾使蒋介石梦牵魂绕,曾让毛泽东流连忘返,又使多少名人高士贤达智者感动万分。无论现代高层建筑如何雄伟,庐山别墅永远是笔宝贵的文化艺术财富;无论现代别墅如何洋化,庐山别墅的特色更是难能可贵,因为只有特色的建筑,才能见证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