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别墅大观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别墅大观

张学良在中国历史上是个很有特色的人物,他在庐山住的别墅也很有特色。

张学良1934年夏季来庐山,下榻“雷格里尔别墅”。这栋别墅位于普林路上端,建于1921年,它的最早主人是雷格里尔,一个美国籍的英国人,这栋别墅在庐山的别墅群中可谓独树一帜,极有特色。

最有特色的是别墅门厅上的球型屋顶,庐山的别墅中再也找不到同样的屋顶。当你沿着普林路的石阶缓缓而上,远远的,就看见万松翠绿之中,盛开着一朵鲜红娇艳的莲花,美得让人眼睛一亮,美得让人心旌摇曳。当你走近时才发现,这鲜红娇艳的“莲花”原来是一栋别墅的部分屋顶。你不能不佩服建筑者别出心裁的设计:充分利用别墅的较高位置,采用球型门厅屋顶,以刺激人们从远处上望的视觉而产生急于走近别墅的欲望。

走近别墅之后,你又会发出一声惊叹:球型屋顶在四根精心打制的圆型石柱的支撑下,在两旁装饰极精美的玻璃窗的映衬下,显得那么轻巧,飘逸,如同一件制作精湛的工艺品。大师说:建筑是立体的诗、凝固的音乐,站在雷格里尔别墅前,你便能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涵义了。别墅的整体建筑也很有特色。由门厅进门,北面和南面皆为封闭性长廊,以整面玻璃窗为墙,玻璃窗装饰极为精美。就连屋顶上的烟囱,都是精心设计的石雕作品,方寸之间,层层迭迭,极有层次感,你不会觉得它是烟囱,而会认为它是刻意装饰屋顶的艺术品。

雷格里尔别墅1930年换了新主人,新主人是中国人,给别墅起了个富有中国色彩的名字:“莲花山庄”。看来这新主人极有艺术修养,深知此别墅在设计上的独特妙处。

1934年7月21日,国民政府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下榻此处。他一走近别墅,就饶有兴致地围着球型门厅转了几个圈,左看看,右看看,不停地点头,然后站在球型屋顶下连照了好几张相,并再三叮嘱要将整个球型屋顶摄入画面。

张学良以前来过庐山,但这次心情特别烦躁。1931年,张学良在蒋介石接连下达“不抵抗”的命令之下,丢失了东三省,他命令东北军在山海关随时待命,打回东北。但蒋介石面对张学良一次次含泪恳求,拒不理睬,1933年竟逼他辞职出国。蒋介石1934年1月又急电召张学良回国,强行要他去武汉兼任鄂豫皖“剿匪”司令,调动东北军南下“剿匪”。

东三省的父老乡亲在日夜盼着王师入关,自己却要调东北军南下打中国人!张学良动不动就摔东西骂人,加上武汉夏季又特别燥热,心里都快要着火了。随从建议他去庐山避避暑,并暗示在庐山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蒋介石。张学良这才又来到了庐山。

庐山的风的确很凉,张学良的心却凉不下来。他一次次走进蒋介石的官邸“美庐”,看到的却是蒋介石正在忙于指挥第五次围剿红军,根本不理睬他的要打回东北的请求。张学良失望之极,常常伫立在球型屋顶的门厅,久久地凝望着远方。

7月下旬的一天,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的63军军长冯占海等几名东北军高级军官前来莲花山庄拜会张学良,张学良设宴招待他们。餐桌上备有名酒,但张学良说:今天只吃菜,不喝酒,你们每人带两瓶酒回去保存。什么时候,我们东北人能杀回老家,赶走日寇,诸位再拿出酒来,一瓶洒身,洗刷我们“不抵抗将军”的罪名;一瓶痛饮,一扫我们心中的愤恨。张学良说着,不由热泪飞迸,军官们也个个热泪横流。老部下离去时,张学良一直站在别墅前,目送着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热泪再次盈上了他的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