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别墅大观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别墅大观

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过三次重要会议,邓小平同志只参加了1961年的工作会议。

1961年的庐山工作会议是北京工作会议的延续。毛泽东同志在北京工作会议闭幕式上讲话时,提出1959年庐山会议后被整错的人都要平反,并作了自我批评。3个月后,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工作会议,着重讨论工业、高等教育等方面的工作,继续纠正“大跃进”、“反右倾”以来中央与地方工作的严重失误。

庐山工作会议8月23日开始至9月16日结束。邓小平下榻的别墅为中四路286号,当庐山管理局的领导介绍说这里曾是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驻庐山办事处时,邓小平幽默地说:这次来庐山,主要议程之一就是讨论教育问题,看来住这栋别墅是对头的。

这栋别墅建于1903年,最早的主人为美国传教士科士奇南。别墅的屋顶较为有趣,主立面有两个人字形屋顶,中间夹着一面长方形屋顶,长方形屋顶的左侧又竖着一个精致的烟囱,整个屋面构图简洁、生动,带有一点木刻画的味道。

邓小平到山上没几天,中共中央副主席陈云便来看望。卓琳给陈云沏上香气扑鼻的云雾茶,带着女儿邓楠出去了。两人在房间里谈了很久很久,陈云出门时,两人还边走边谈,后来又索性坐在山路的石阶上谈。邓小平身边的工作人员为他们拍下了一张开心畅谈的照片。

但是,邓小平的内心压力是很大的,他肩上的担子实在太重了。上了庐山,他仍是夜以继日地工作,别墅的灯光常常亮到凌晨,甚至通宵达旦。1959年庐山会议后,以高指标、浮夸风、“共产”风和瞎指挥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再度泛滥,造成极严重的危害。1960年粮食、棉花跌落到1951年水平,油料跌落到建国时水平,轻工业生产急剧下降,党和人民面临建国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困难。这次会议之前,邓小平在部分省市做了细致的调查,主持制定了《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又称《工业七十条》),参加会议的代表逐条讨论、审议了这个条例。对于代表们提出的意见,邓小平会同李富春、薄一波等领导组织有关部门进行认真的研究、修改。经过艰苦的努力,《条例》得以顺利通过,对当时整顿工业企业,改进和加强企业管理,贯彻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这次会议还讨论通过了由邓小平主持、中宣部和教育部起草的《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简称《高教六十条》),对调整党和知识分子的关系,纠正“大跃进”、“反右倾”以来对知识分子进行错误批判等现象,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1961年的庐山会议,是一个讲求务实的会议,是一个气氛祥和而又理智的会议。邓小平尽管很忙,但心情十分舒畅。别墅的厨师见邓小平太辛苦,多次跟卓琳说,要把伙食搞好一点,不能总以蔬菜为主。卓琳说小平同志不会同意的,现在国家很困难,领导要带头过俭朴日子。但邓小平也有“奢侈”的时候。9月15日夜晚,主要工作已结束的邓小平兴致勃勃地邀请李富春、陶铸、罗瑞卿、柯庆施晚上来打麻将,放松一下高度紧张的大脑。五个老牌友说说笑笑、争争吵吵地打牌,谁输了就下。夜深了,邓小平叫卓琳请厨房准备一点夜宵,除面条外,再来几碗红烧肉。几个牌友顿时眉开眼笑,说要得,要得,还是总书记大方。柯庆施还特别提出他的红烧肉里要放点糖。

9月17日,邓小平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