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别墅大观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别墅大观

在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庐山牯岭的密林深处,坐落着上世纪初期建成的19个西方国家风格的约800余幢别墅建筑。它们高低错落、千姿百态、各具特色,可谓“万国别墅博览会”。每一栋别墅都叙说着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都记载着某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可以说,牯岭别墅就是庐山近代“石构的史书”!

人们可以从不同视角去诠释这些近代建筑,去解读这些石构的史书。社会学者透过这些石筑的房子,很自然地与中国近现代暴风骤雨式的政治事件和风云人物联系起来;文化学者透过这些石筑的房子,看到了中国文化发展的三大趋势之一,即“李德立(英国)与牯岭,代表了西方文化侵入中国的大趋势”;宗教学者透过这些石筑的房子,看到了近代西方以基督教为主的不同宗教派系在庐山传播、兴旺、衰落、再生的历程;建筑师透过这些石构的房子,看到了近代史中某些西方建筑要素的演绎和与中国乡土建筑要素的融合;旅游者透过这些石构的房子,看到的是饱经沧桑的老房子中的异国风情;民俗学者透过这些石构的房子,看到的是由此衍生出的庐山原住民的生活习俗和传统技艺;开发商们则透过这些石构的房子看到的则是天限商机……可谓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张雷,则从一个独特的视角对这些石构房子的建造者进行了生动的描述。他透过这些石头屋,看到了其建造者的朴素又非凡的史实。一个个淳朴实在的石匠故事,一首首感天动地的石工号歌,把我们带进了真实而厚重、悲壮而豪迈的牯岭营造史中。这些史实和号歌往往难登大雅之堂,也难以载入所谓正史,然而它们却是那个时代劳动者的心灵呼喊和真情绝唱!正如著名诗人徐志摩所言:“谱出了我们汉族血赤的心声!”也深深打动着美国著名钢琴家弗朗西斯·哈顿夫人,激励她创作出天籁般回响的钢琴双重奏《庐山组曲》。高唱着号歌的庐山石匠们,既建造了牯岭风格各异的近代建筑,又创造了庐山的近代文化史和建筑史!作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专家之一的尼马尔·德·席尔瓦教授概括的十分到位:“庐山别墅是中国人民自己创造的,不是外国人创造的,它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别墅的石料和木料,都是中国工人运来的,很多地方都是中国传统风格。”法国大作家雨果也有精辟的论断:建筑艺术的最伟大产品不是个人的创造,而是社会的创造,与其说是天才人物的作品,不如说是人民劳动的结晶。

这些长期以来被尘封在历史记忆中的史实,一直排除在所谓庐山学研究和现代主流媒体的视野之外,也难得有人去深入挖掘和系统整理。而作者却独具慧眼、独运匠心,通过自己多年对庐山牯岭近代建筑如影随形的留意观察和潜心研究,终于把《营造庐山别墅的故事》这本书奉献给广大读者。我确信:作为庐山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庐山石匠和牯岭号歌一定会重见天日,再放光辉!我深信:一切有真知灼见和文化良知的人,都会为作者真挚执著的求索精神所感动,也同样为庐山牯岭的千古绝唱而震撼!

该文为《营造庐山别墅的故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