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别墅大观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别墅大观

香山路479号---李德立别墅,庐山别墅精品之一,1933年起,孔祥熙住过的地方

李德立别墅

您从庐山宾馆主楼场坪西南的石级而上,就到了香山路479号.

1933年7月,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孔祥熙购得了这栋盛名已久的别墅.他搬了进来,23日,在此客厅举行了"万松林诗会",让众要员分享他的荣耀.参加者有:汪精卫,熊式辉,李烈钧等.

诗人们,按捻到的纸团上的韵,赋诗.汪精卫捻得了"然"字,他沉思片刻,吟道.

石廊泉栏意冷然,荜路于今四十年.三面峰峦先得地,一林松栝渐参天.

这上半阙是围绕这栋别墅写的.此处在牯牛岭东坡,面对大月山,左有日照峰,右有吼虎岭,故诗中有"三面峰峦"之说.汪精卫当时听了孔祥熙介绍,知道此别墅1898年建,所以,他叹喟"筚路今四十年".

然而,令人十分费解的是,1905年牯岭租界规划图上,此位置并无别墅.如此说来,李德立在香山路479号的别墅似建于1906年之后.

它建在背联牯牛岭,南可察看香山路与河西路交汇的山谷,北与东可观赏长冲河两岸的别墅群.它所在的小山岗,如同长冲山谷的中流砥柱.但是这石木结构的别墅,并不是做立于此山岗的最前头,而是藏后五六十米.

这山岗的前端有两组裸露的天然巨石,仿佛是供画家写生的三角形构图的静物.这两组天生乱石,以一种归真返璞的天真野趣,丰富了这栋别墅的自然环境.

李德立别墅既居高点,又十分隐蔽,1886年,23岁的他来中国不久,第一次登庐山,曾发出感叹:"只有黄龙古寺一所,傲然独立.孤寥景象,更添上一点隐遁之风."大约30年后,他把自己的别墅建在藏于此山岗的后闻,似乎就是要这一点"隐遁之风",以求和庐山这座千古文化名山的神韵一致.

这栋一层的别墅,平面大抵成矩形,座西朝东.主立面与北立面均有一长排封闭长廊.但它另出新裁,两条外廊没有贯通,交接处的墙体部缩短两米,形成一个正方形的缺角.这个缺角,种了一棵柳杉,默默地得意地宣告它是一个最恰如其分的"补白."

这东.北两面的封闭式外廊,皆有一长排从屋檐到地板的大落地窗.窗子的开关是横推式,这是仿日本风格.

这栋别墅的正立面不对称,与东方传统的建筑思想相悖,然而那排落地窗的南头,却是个中国式的六角亭,六面尖三角的亭顶耸然.这种浓郁的欧洲的建筑里,不时又透出业主对于东方,中国建筑传统和文化的某种复杂感情.

主立面北头为大门.门额之上,是个等边三角形山墙,以"雨淋板"装饰.您或许也会感到.这种处理,更多的不是因为屋顶的力学结构的需要,而是以一种典型的欧洲建筑语汇安放在醒目的统帅整个格局的位置,来反映这首凝固的中西文化碰撞的"乐曲"中的主旋律.

它的东向的屋面中心,有个不高的"老虎窗",似乎谨慎地平衡着反差甚大的中式六角亭与西式山墙.此别墅以日本风格为三个立面外观的特征,却又在多处揉和东西方的艺术手法.这在庐山20国别墅群中,自有它存在的独立价值.

别墅的主立面及南北两个侧立面,均为落地式大玻璃窗,极度地炫耀着采光功能.他既要来一点:"隐遁之风",又要使走进这里的人们觉得它是一盏灯.在上帝的指引下,走进一个新的炫目的空间梦幻.其实,传教士李德立的圣殿---教学到了19世纪,已经越来越多地装上了彩色玻璃,教堂就变成了一盏巨大的灯.教堂在光上面的象征意义已经深深地植入了他的潜意识,此时在庐山,又变成另一种形体,表达出来了.

李德立的这种视建筑为宗教象征的浪漫浮想,从建筑思潮上说,被20世纪的另一位英国建筑美学家乔弗莱.思谷特批语为最严惩的谬误.仔细体味李德立别墅的"隐遁"与不给它前面的两组巨石再加人工点缀,透出了他把建筑视为"空间的诗"的可贵意识,值得赞许.

"479"别墅建筑面积350平方米,此三面墙为玻璃的洋房,使本地人大开眼界,俗称"玻璃屋."

1983年,李德立的孙女露西,由英国来庐山访问时,还带来了1911年12月"南北和谈"期间,在李德立上海的家中,他和清政府代表唐绍仪,革命代表伍廷芳的合影.她抱着别墅前的大树,喃喃道:"这一定是我祖你亲手栽的."

1921--1923年,李德立被委任为澳大利亚驻华商务代表.

自1928年起,李德立的主要活动转向新西兰的克瑞克瑞,将那里开辟为国际知名的度假旅游胜地.1939年,他在那里去世.

1928年,他把原51号别墅售给了香港人李品求.1933年7月,此别墅又售给了孔祥熙.10月,孔任财政部长.1935年,孔代理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住此时,在别墅后面建了一个防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