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历史文化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历史文化

白居易一生对庐山感情深厚,这与庐山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所给与的慰籍有关。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二月,白居易从江州司马升迁为忠州刺史,携妻子女儿、弟弟、弟媳、侄儿坐船离开时,对庐山眷眷不舍,离情满怀:“……乘潮发湓口,带雪别庐山。暮景牵行色,春寒散醉颜。共嗟炎瘴地,尽室得生还。”《浔阳宴别》,“渐望庐山远,弥愁峡路长。香炉峰隐隐,巴字水茫茫”《郡斋瑕口忆庐山草堂兼二林僧社三十韵》。这与元和十年他被贬江州司马时,失魂落魄形成鲜明对比,对能否生还长安未敢抱指望,寄诗给好友元稹:“生当复相逢,死当从此别。”《寄微之三首》。到达江州后写信给姻兄杨虞卿:“......或免罢之后,得以自由,浩然江湖,从此以往。死则葬鱼鳖之腹,生则同鸟兽之群”。 元和十一年(816年)所作《琵琶行》中,“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白居易心情抑郁,听琵琶女弹奏琵琶后对自己的身世遭遇产生共鸣:“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庐山在白居易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所给与的支撑作用,首先是庐山瑰伟绮丽的景色对他心灵创伤的抚慰。庐山襟江带湖,矗立东南,奇诡俊秀,瀑布流泉,云雾缥缈,如梦似幻,深林巨豁,树叶娑婆,风雨钓舟,青山独往,无一不是左迁仕子白居易的化外佳侣,陶然忘机的世外桃源。元和十一年春天,白居易来到庐山脚下,“寻泉上山晚,看笋出林迟。白石磨樵斧,青杆理钓丝”。在庐山脚下活动十五天,“朝呤《游仙诗》,牧歌《采薇曲》。卧云坐白石,山中十五宿”。三月庐山杜鹃花盛开,他还特地从山崖下挖了十八棵移栽到司马厅前。随后到忠州任刺史,还携带到忠州。白居易可以说是最早的园林花卉引种专家了。进入秋季,天淡云轻,风清气爽,白居易先后经柴桑山,赴栗里村,寻访陶渊明故居,一圆多年前对中国最早田园隐逸诗人陶渊明的倾慕之情,“今来访故宅,森若君在前”《访陶公旧宅》。跋涉到庐山南麓金鸡峰下,南香炉峰东,鸡笼山东北,紫霄峰南,寻觅到群峰怀抱中的简寂观,实地揣摩以前研读的道家经典《南华经》精义。烟岚中的简寂观周遭白云悠悠、红枫如醉,白居易怀着虔诚的心,先后瞻仰了南朝刘宋时建观者陆修静的遗迹,如礼斗石、炼丹井、捣药臼、洗药石等修道器物,并在简寂观留宿,夜阑人静,感悟道教的玄理:“夕投灵洞宿,卧觉尘机泯。名利心既忘,市朝梦亦尽”《宿简寂观》。随后多次独自一人攀岩涉涧,到庐山深处寻访李道士和王道士,寻究陶渊明的田园之隐和道家的灵洞之隐。

庐山优美的景色对于白居易抑郁的迁谪情怀具有绝妙的治疗效果,另一个方面则是庐山人民的友善好客宽释了他的远谪异乡孤独之感。白居易一到江州,在庐山隐居“读书属文、结草庐于岩石者犹一二十人”《代书》的高士贤达,纷纷拜唔白居易,与之谈文作诗、参禅论道、诗文唱和、弈棋品酒、诵经烹茶。他们很多寻幽避喧,潜心攻读,纵情山水,蓄志待时。在庐山庆云峰下结茅读书的刘珂就总是向白居易请教,将自己所著的杂文、著作百余篇呈送给白居易批阅,得以提高自己的学术水平。元和十二年三月(817年),白居易好善喜才作《代书》,推荐刘珂给长安的朋友,希望他们注意刘珂的才学。元和十三年(818年),刘珂以第一名登第。元和十一年(816年),一千多名僧人和俗众集聚江州府衙请求白居易为东林寺已故住持上弘和尚撰写石塔碑铭。在庐山修炼、传道的郭道士、“毛仙翁”、“韦山人”、李道士、王道士、李炼师、萧炼师、韦炼师等常与白居易研究炼丹技艺。其中有些和尚、道士在白居易多年以后出任苏州刺史和杭州刺史时还来往。

白居易远涉庐山东南面的五老峰相思涧,回访多次登门的元集虚隐士处所,一边欣赏山溪林泉、草庐、溪亭,一边品尝溪涧的石鱼、家酿米酒、当地稻米煮的精米饭,畅饮时敞开胸襟享受着晚秋微风送来的菊花清香,“见君五老峰,亦悔居城市”《题元十八溪居》。看到元集虚在庐山隐居十年,生了三个儿子,亦是得益于庐山山水灵气,因而发出“爱君三男儿,始叹身无子”感叹。在仕途的挫折之后,也想效仿元集虚,找个风景雅致的地方栖隐。

白居易常常骑马到庐山东林寺和西林寺,有时就在寺庙投宿。“经窗灯焰短,僧炉火气深,索落庐山夜,风雪宿东林”。他与僧侣结伴,从东西二林寺出发,循山麓南行,先后经古驿道游石门涧、锦绣谷,经化城寺,低北香炉峰。元和十一年岁暮,白居易经过近两年对庐山各处的旅游,终于下定决心在北香炉峰下建设草堂,“名宦意已矣,林泉计何如?拟近东林寺,溪边结一庐”。白居易亲自踏勘选址,确定草堂建造的具体位置。香炉峰与遗爱寺之间的那块决胜风景地,也是三寺长老推荐的,最为白居易“见而爱之”。从开始觉得“匡庐奇秀,甲天下山”《庐山草堂记》,通过“两年踏遍匡庐境”,来到香炉峰下遗爱寺旁时,认为这里“云水泉石,胜绝第一”,惊叹于此处的绝妙景物,“若远行客过故乡,恋恋不能去”,“其境胜绝,又甲庐山”,这无疑是说庐山之美在山西北,囊括香炉峰顶的大林寺、峰下的东林寺、西林寺、化城寺、遗爱寺、龙泉精舍等寺庙,附近的石门涧大峡谷、锦绣谷等绝胜景区。冬可挑帘欣赏香炉峰的积雪,春可赏锦绣谷的奇花异草,秋可踏行虎溪如霜的月光,夏可静观石门涧变换的风云,品味“昔日青云意,今移向白云”《黄石岩下作》的人生逸兴。元和十二年三月(817年)草堂落成,白居易开始了自己餐霞弄泉,与丹枫翠霭为伍的匡庐山居生活。“自为江上客,半在山上住”《山中独呤》。在入住庐山草堂当年,白居易女儿罗子出生,随后第二个女儿出生,这是庐山山神对他心灵的抚慰。

元和十二年四月九日,白居易举办完草堂落成典礼之后,兴趣盎然,协同庐山6名隐士和东林寺10名僧众一起登香炉峰,在大林寺住宿受到寺僧新罗人(古朝鲜)的接待。惊叹于大林寺晚来的春天,荡漾的春风和盛开的桃花,经过攀山跋涉的白居易赞叹“此地实匡庐第一境”,在大林寺客馆留下唱绝千古、广传朝鲜、日本等东南亚的诗文《游大林寺序》,并作绝句《大林寺桃花》“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此诗揭示世上最美好的景色往往在人际罕绝处。在庐山,白居易广闻博览,深入总结被贬江州的失意人生,学会了“为雾豹,为冥鸿,寂兮廖兮,奉身而退”《与元九书》。以隐退的姿态等待时政的转机,像一只蛰伏的豹子或苍鹰,以庐山的幽冥深谷和晦明云雾为遮护,在唐朝末年潘镇割据的混乱中,局势不明朗时,修身齐家半官半隐。居于此,庐山就是白居易人生观转折的地方,自此后,白居易忠心政务,体恤黎民疾苦,居庙堂之高,远离党争,每遇朝廷纠葛纷争,自请外放,仕途平坦。先后任忠州刺史、中书舍人、杭州刺史、苏州刺史、刑部侍郎、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刑部尚书等官职,是诗人里宦途较为显达的一位。

庐山,使白居易远离贬谪的精神折磨之苦,是他人生观和政务观转变的地方。厚重的庐山文化和淳朴山民以及旖旎的风光,舒缓了白居易的焦虑情感,避免了历史上屈原放逐汨罗投江、贾谊长沙抑郁早逝、宋之问赐死贬所、柳宗元客死柳州等古人今贤的不幸命运,最后得以携妻带女升迁忠州刺史。他的思想受到当时的历史和封建伦理的限制,视距只是“达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善其身”的古文人士大夫院囿。时间过去1142年后的1959年,毛泽东主席在大林寺旁的庐山仙人洞,作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意境彻底高于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诗,由小我上升为大我,由避世栖隐到主动进取,睥睨世界风云,谋取苍生福祉,把美丽的庐山风景融化在不畏困难,艰苦奋斗,最后一定会达到胜利的顶峰,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鼓舞着中华儿女“不爱红装爱武装,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奋斗热情,保护好、建设好祖国大好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