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历史文化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历史文化

缘于庐山绝好的学习环境,熏陶了一代代才华横溢的诗人,“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这是杜甫写于唐广德元年763年,悼念一生曾经五上庐山隐居读书的李白。唐昭宗乾宁895年,校书郎王贞白读书白鹿洞千年书院,感悟到时间的宝贵,“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才子佳人千百年来,络绎不绝。不仅文人骚客,就连脱离俗世的佛教徒也钟爱这个适合学习的名山,“庐山到处是浮屠”就形象地说明了这一点,无论是道者僧者都迷恋庐山,栖身于古刹岩穴深处,避开俗世的侵扰,在云蒸雾绕中领悟教义的深奥。清康熙刑部尚书王士祯,表达了自己也要象众多的和尚一样,在庐山找块幽静风雅地方学习的愿望,“何年作招提,来寻惬幽独。僧舍如蜂房,高下傅山麓。便欲置草堂,岩栖于此卜”。

先古之民,青睐庐山,把庐山作为修行学习的首要之地,使得庐山作为学习的圣山,古迹处处可循。溪流丛林中的每一片岩石,都有他们讲学论经的遗踪。野外郊游,探寻东晋慧远大师携众讲学的经台,若时光可以倒回,依稀可以聆听大师1600年前的梵唱:“崇岩吐清气,幽岫栖神迹。流心叩玄扃,感至理弗隔。孰是腾九霄,不奋冲天翮?妙同趣自均,一悟超三益。”犹如滔滔瀑水振聋发聩。也就是庐山这样一流的环境,才衍生出东林寺佛教净土宗,现在世界各地的净土宗信众都会到庐山置顶膜拜,有的还在寺院挂单修行。民族英雄岳飞在庐山脚下屯兵,他酷爱庐山,闲暇之时总是“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眷恋庐山美丽的风光,赠给东林寺住持《寄东林慧海上人》的诗,表示:等到他为国家建功立业后,一定要学张良功成身退,归隐东林寺:“湓浦庐山几度秋,长江万折向东流。男儿立志扶汉室,圣主专征灭土酋。功业要刊燕石上,归休终作赤松游。殷勤寄语东林老,莲社从今着力修。”,他的母亲和妻子坟墓就葬在庐山。李白读书庐山时歌咏的《望庐山瀑布》处,南唐中主李憬少年时在此筑台读书,继帝位后在读书台旧址建寺,取开国光兆之意,名为开元寺。清康熙四十六年.康熙南巡,手书“秀峰寺”匾赐寺僧超渊,此后改名为秀峰寺,俗称“秀峰”,为庐山山南五大丛林之一。太和九年,白居易63岁,将自己一生用心血凝成的诗文共2964篇,汇成60卷,名曰《白氏文集》送与东林寺保存。追忆在庐山苦学与东林寺长老的约定:“昔年为江州司马时,常与庐山长老,於东林寺经藏中,披阅远大师与诸文士唱和集卷。时诸长老请余文集亦置经藏,唯然心许,他日致之,迨兹余二十年矣”。公元818年,皇上下诏书迁升白居易为忠州刺史,诗人离开时所作的三首绝句。诗中充满了淡淡的喜悦,又表现出对庐山草堂的恋恋不舍。尤其是“身出草堂心不出,庐山未要动移文。……三间茅舍向山开,一带山泉绕舍回。山色泉声莫惆怅,三年官满却归来。”

庐山就像中国璀璨绸缎上的一颗宝石,在世界科学史上一直都是与时俱进的,庐山植物园是中国历史最悠久、亚洲最早的亚热带山地植物园,1934年由中国科学家胡先骕、秦仁昌、陈封怀三位教授创建。植物园的三老墓旁边有一棵非常珍贵的树,这是陈封怀先生三十年代从欧洲用500美金购买回来的,叫欧洲山毛榉,现在这棵树木晨昏暮雨都坚定地守在从欧美留学回来,最后把自己所学所用的知识都倾注的土地上,她的根须当与三位科学家的精魂融为一体,是中西科学交汇的见证。庐山植物园和68个国家的270个单位建立了种子交换和业务联系,是国际自然资源保护联盟(IUCN)的成员之一。1996年庐山申报加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时,联合国专家桑塞尔博士对庐山植物园给予高度评价:“这里的物种完备,实在令人印象深刻,是联盟(IUCN)中的植物园工作较好的一个。”她是传播植物学知识和进行科普教育的课堂,是中外人士来庐山游览观光必到之地,著名科学家杨振宇、李政道等都曾来园视察。其中李四光同志尤其青睐庐山,1931年带领一批学生来庐山作野外教学实习,庐山地垒式断块的地形地貌引起了他的格外关注,决定把庐山作为重点科考对象,揭开庐山地形地貌之谜。1932年他再次上庐山考察,并于1933年发表了《扬子江流域之第四纪冰期》专著,阐述了庐山受冰川作用的地貌证据,在国内外地学界引起轰动,为了深入地更好地研究中国的地质学,他把家搬到庐山上,又在庐山脚下建立了一个冰川陈列馆,起名叫“白石陈列馆”,在庐山的山山水水中寻找科学实据,破除十九世纪以来德、美、法、瑞典等国科学家,对中国地质构造的陈规陋见,认为中国不存在第四纪冰川,是贫油国,运用广博的地质知识,皆予以否认,广大地质工作人员和工人按照李四光“新华夏构造体系沉降带”理论,建立了大庆油田,为中国石油勘探做出了巨大贡献。

庐山不仅作为国人学习的最佳场所,而且进入近代史以来,庐山更为洋人所垂涎,1880年以来,西方的传教士就选择庐山传道授业。位于普林路11号的庐山小学,原为英国学校,由大英执事会在二十世纪初创办。大林路61号房,原是美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圣道学校。随后芬兰、瑞典、挪威、德国、俄、法等教会、牧师别墅鳞次栉比,使得从庐山走出的学生遍布天下。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赛珍珠,她在庐山美国学校学习,1929年在庐山,她写下了获得诺贝尔奖的《大地》小说,抒发了她对脚下中国大地的热爱。尼克松总统题词赞颂她是“一座沟通东西方文明的桥梁”。

与古朴大气的美国学校相对的是国民党时期的三大建筑:庐山大厦、图书馆、会址,蒋介石一生酷爱庐山,1926年12月北伐从庐山脚下过,一上庐山,就被庐山秀丽优美的景色所吸引,遂下定决心“终老于此”。在庐山海会设立军官培训学校。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在共产党的呼吁下,庐山图书馆汇聚了各界代表,共商国事,名曰“庐山谈话会”,爱国民主人士在此积极要求抗日,周恩来同志三上庐山,与蒋介石谈判,终于促成抗日统一战线。在云波诡秘的民族危亡关键时刻,庐山处于历史的前沿,被陈毅元帅赞为“慷慨激昂,火熛律师”的吴迈,1930年有感于民族的危机:“读书大林寺,航空来自天。泉石固所好,国耻恨未湔。众志乃成城,斯任须并肩。疥壁亦云何,愿言共勉旃。”该诗刻于庐山大林路岩石上,生动地反映了爱国人士在寂静的环境中读书,面对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形势,心忧天下的情怀。

解放以后,庐山的学习氛围进入了另一个高度,来自全国各地的国家领导人在庐山开会、研究形势、制定大政方针,分别在1959年、1961年、1970年,中共中央三次在庐山开会,研讨国计民生,大会期间,毛主席、周总理就向庐山图书馆借阅图书,遍览庐山古今历史。七、八十年代,庐山的夏天热闹非凡,整个山地都是学生的夏令营,各个别墅聚集着科学界的精英。恢复高考后,庐山文风更胜,庐山的学子步入全国各个高校,履及美国、德国、英国、日本、拉丁美洲等各个国家,职业遍布各个行业,获得各项奖励,但他们眷恋故乡,很多学成归国,报效国家。近几年到庐山来实习的大专院校学生络绎不绝,其中还有很多外国学者,他们痴迷于庐山万国别墅文化的美,研习美术、建筑、宗教、历史、植物、地质等各个方面,从深厚的文化中学习精髓。世界名山、世界地质公园等大型会议在庐山多次召开,又将庐山的文化内涵推向了一个更深的层次,庐山在蜂拥而至的各国学者面前,再次进入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鼎盛学习时代。

————桂良尉